adc影院年龄确认入口在线观看

,最快更新玄门妖王!

之前他们几个人来到这个村子里的时候,天刚一黑,那几个鬼物就跑出来作祟,这一点几个人都是深有体会。

后半夜没了动静,是因为葛羽他们几个正在收拾那些鬼物,那几个鬼物便没有精力再对付村子里的人了。

然而,这些事情,跟那村子也解释不清楚。

随后,那村长紧接着激动的问道:“几位先生,我们村子里的那些鬼都解决了吗?”

“都解决好了,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,将那些黄纸符烧成灰,然后给村子里的人都喝上一碗符水,便不会再有什么后顾之忧了,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鬼物出来惊扰村子里的人。”葛羽沉声道。

其实葛羽对这个村长心中还存有很大的火气,要不是这家伙被那南疆阴婆蛊惑,也不会弄出这样一档子事情来,这会儿跟他说话,也完是耐着性子。

刚才那村长看到他们将何为道给背了回来,心中也猜出来了一个大概,觉得这事情基本上是搞定了,当即,激动的给葛羽他们跪了下来,连声磕头道谢,说他们救了村子里的所有人,感激不尽之类的话。

葛羽也懒得跟他多说,将黄纸符递给他们之后,在这里稍微休整了一番,吃了点东西,暂时补充了一下体力,几个人便背着两个昏迷不醒的人离开了这个黑牛窝村。

他们一行人出了村子之后,又走了好久,才找到了他们停靠在路边的车,然后车子开出了好远一段距离,手机才有了信号。

随后,葛羽就跟吴九阴打了一个电话,跟他说了一下这个黑牛窝村的情况,之所以打这个电话,主要是想让吴九阴联系一下特调组的人过来处理一下这件事情,毕竟村子里死了那么多人,总要有个交代,还有那个孙二狗,在南疆阴婆的控制之下,杀了自己的老娘和媳妇,这事儿如果是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话,这个孙二狗肯定是要被枪毙的,如果是通过特调组来解决的话,结果就不一样了。

再者,葛羽还有一个目的,便是希望能够通过特调组的手,找到这个南疆阴婆,如果能捉住她的话,夜能解决了自己的后顾之忧,毕竟这南疆阴婆的修为那么高,以后遇到了肯定也是个大麻烦。

活泼俏皮少女水灵大眼抢镜图片

吴九阴听闻之后,也是觉得有些震惊不已,没想到葛羽他们回来一趟,会遇到这么大的麻烦,还差点儿将命给送了。

不过吴九阴将这件事情还是接了下来,说会联系特调组那边,去处理这件事情。

挂了电话之后,一行人开着车折返回了东城市的何家,打算在这里修整一天,第二天再带着钟锦亮和何为道去薛家药铺。

钟锦亮其实并没有什么大问题,只是灵力消耗过度,在薛家调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,而何为道的情况就有些复杂了起来,他的神魂被一股阴邪的气息包裹着,以他和黑小色的能力,并不能将这股邪恶的气息从何为道的身体之中拔除出来,只能去求助薛家药铺的人试试。

不过黑小色却说,昨晚上一番拼斗,自己的灵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,等他休息一阵儿之后,晚上再用青元诀试试,看看能不能将那股阴邪的气息从何为道的身上拔除出来。

目前也只能是如此了,如果黑小色这边能够解决的话,就用不着带着他再去薛家药铺折腾一趟了。

其实,葛羽的身体也异常疲乏,这会儿累的不行,直接躺在车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等葛羽醒来的时候,车子已经停靠在了何家的大门口,何家的一家人都在门口迎接,将昏迷不醒的何为道和钟锦亮背进了屋子里。

将何为道从那黑牛窝给救了出来,何家的人自然是欢喜不已,看向葛羽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无限的崇敬。

本来何家的人都知道葛羽是玄门的内门弟子,就连他们家的老爷子都要称呼他一声师叔,何家的其余的人,辈分更低,都要喊葛羽一声师爷,甚至还有称呼师祖的。

对于葛羽,何家的人自然不敢怠慢,准备了好酒好菜,招待了葛羽和黑小色二人,一家人也没有几个人敢落座的,只有何大壮和他两个兄长坐在桌前,客客气气,大气都不敢喘。

吃饱喝足之后,天色就已经彻底黑了下来,黑小色补了一觉,然后招呼葛羽在一旁给他护法,他要用青元诀试试,看看能不能将何为道体内的那团阴邪的气息给驱赶出来。

葛羽知道,黑小色在动用青元诀的时候,是不能被任何人打扰的,中间出了岔子,不光是何为道小命不保,就连黑小色也会受到波及。

当即,两人来到了何为道睡觉的房间,葛羽再次朝着何为道看见了一眼,发现何为道面色青黑,印堂处黑的像是墨水一样,虽然有呼吸,却给人一种命不久矣的感觉。

黑小色盘腿坐在了何为道的对面,然后便开始催动青元诀,双掌的掌心之处顿时有金芒浮动,与那何为道四掌对立,当催动青元诀之时,这屋子里的炁场顿时翻涌开来。

过不多时,葛羽便看到那何为道的额头处有淡淡的白色烟雾冒了出来,身子也在微微发抖,而黑小色那边也是眉头紧锁,额头之上很快出了汗。

葛羽一看这情况,就知道有些不太妙,何为道身体的那股气息必然是很难祛除的。

但是葛羽不懂这青元诀,根本帮不上忙,只能站在一旁看着,大约有十几分钟之后,黑小色就已经是汗流浃背,身上的一副都湿透了,再去看那何为道的时候,脑袋顶上依旧不断有白色的雾气蒸腾而出,而他脸上的青黑之气似乎也淡薄了不少。

就在葛羽以为这事儿差不多能成的时候,突然间,黑小色直接张口突出了一口鲜血,然后从床上滚落了下来,不住的大口喘气。

而坐在床上的何为道,却突然睁开了眼睛,那眼睛漆黑如墨,表情十分怨毒,狠狠的盯着他们两人。

Tagged